首頁 > 傳統文化 > 正文

凈土宗文化從 廬山東林寺慧遠大師開啟與傳播
2018-07-15 18:33:00   來源:中國傳統文化網   評論:0 點擊:

文/凈興

 

 

\

  \ \ \ \ \ \ \ \ \ \ \ \

\

  慧遠大師創造了凈土宗及其凈土文化,開啟了古印度凈土佛教與中國實際相結合的“中國化”凈土文化的新征程。他傾心于般若學,大力開講《般若經》,創立了富有特色的中國化的佛學思想。這一思想的核心部分是“法性論”。著名的《沙彌不敬王者論》等就是在此寫成,慧遠大師未出家時精通儒教、旁通老莊,當他聽道安法師講《般若經》,豁然而悟,嘆息說:“儒道九流、皆糠秕耳!”,與湖北隔江相鄰的廬山從此因僧人慧遠、道人陸修靜、居士劉遺民、文人謝靈運,隱士陶淵明等齊聚廬山的白蓮結社,不攀附王權富貴的道風仙骨、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的念佛凈土宗法門,而名揚內外。當下研究與探索"中國化"凈土文化傳承、傳導、傳播的文化體系和知識系統,探尋凈土文化旺盛凈土宗生存、發展的活力、生命力與影響力,將有助于更好地促進弘法利生,發展新時代的凈業,更好優化凈業道風。為此。經學習、觀察與研究,初步梳理東林凈土祖庭文化傳導體系、傳導機制和傳播系統,主要體現在三大方面:
    一、傳承文化(同歸文化)。念佛同歸。蓮宗初祖、慧遠大師是凈土宗初祖,不過當時遠公同行倡導的念佛法門,是以觀想為主,收攝散亂妄心,進入念佛三昧,定中悟解見佛,顯現不思議凈土境界。與后世眾性觀想難為,主張稱名念佛;圻h大師在東林“影不出山,跡不入俗”,潛心佛學,廣弘佛法,闡揚佛理,著述佛書,形成“眾僧云集、四海同歸”的局面。當下僧眾,大安法師開示:第一要生慚愧心,第二要生欣慶心。第三要生悲痛心。第四要生感恩心。﹤2>結社同歸;圻h大師與他們的不同是以自身佛教領袖的修證為基礎,不但自己發心,還兼勸師友結成蓮社,共同發愿,以往生西方凈土為指歸。這種情形,就是普賢菩薩以十大愿王導歸極樂在人間的具體體現。而當時大師這樣導歸時,《華嚴經》還沒有翻譯出來。即發菩提心,行菩薩道。所以,贊嘆慧遠大師發心最早的意義,是大師在中國最早發了“攝取眾生生凈佛國土”的菩提心,并且有具體的實踐。﹤3>法脈同歸。所謂凈土,就是大乘經典所說的諸佛居住的地方,又名凈界、凈國、佛國。佛有無數,因而凈土也應該有無數。對中國信眾影響最大的是彌陀凈土信仰。彌陀凈土信仰根本經典主要有《阿彌陀經》、《無量壽經》和《觀無量壽經》三部經典。隨著佛教的傳入,彌陀凈土信仰也傳入中國。到了東晉慧遠在廬山東林寺與僧俗一百二十三人結蓮社念佛,發愿往生彌陀凈土,這樣后人把慧遠奉為凈土宗初祖。隨后唐朝的善導大師,先專學《法華經》和《維摩詰經》等經,后歸依道綽修學凈土。他的著作主要是講念佛三昧的方法,建立了一整套念佛儀規,后被尊稱為二祖。唐朝末初的六祖永明延壽,明代八祖蓮池大師,九祖藕益大師,清代十一祖省庵大師,民國時期的十三祖印光大師等人都堪稱為佛教史上的泰斗,促使了彌陀凈土更為廣泛的流傳。由于歷代祖師的努力,使得中國佛教形成了“家家彌陀佛,戶戶觀世音”的佳話。從這可以看出,凈土宗在中國佛教史上占有重要地位及對中國佛教的巨大影響。道風同歸;圻h一生勤于修學,“雖老講經不輟”,而且注意言傳身教,以實際行動勉勵和激發弟子。據《世說新語》載:“弟子中或有惰者,遠公曰‘桑榆之光,理無遠照,但愿朝陽之暉,與時并明耳。’執經登座,諷誦朗暢,詞色甚苦。高足之徒,皆肅然增敬。”慧遠道風亦十分嚴謹,“神韻嚴肅,容止方棱,凡預瞻睹,莫不心形戰栗。”據說,有一沙門持竹如意欲以奉獻。入山后宿兩夜,竟不敢拿出,悄然離去。又有慧義法師“強正不憚”,久聞慧遠“望風推服”,想一試真章。入東林寺,正值慧遠講《法華經》,他數次想發難提問,卻“心悸流汗”,竟不敢語;圻h是東晉時期的著名高僧,在中國佛教史上建樹很多。在中國,發菩提心攝取眾生共生凈土成為凈宗歷代祖師最主要的道(凈)業,弘法利生,布道傳法,一派人間凈土,東方圣境。
    二、傳導文化(布道文化)。凈土宗文化主要體現在如下:
    蓮社(僧[信]團)文化。太元十五年(公元390年),慧遠大師見機緣成熟,遂邀集“息心貞信之士”百有二十三人,其中高賢十八(結社學佛,專修凈業。即以慧遠為首十八人,稱十八高賢),既有中外高僧,又有達官貴人,還有學者隱士,在廬山東林寺建齋立誓結白蓮杜,創立了中國佛教第一個社團——白蓮社。東晉時,慧遠大師集儒釋精英慧永、慧持、道生及著名隱士劉遺民、周續之、畢穎之、宗炳、雷次宗、張野、張詮等學者居士等一百二十三人,于東林寺般若臺無量壽佛像前建齋立誓,精修念佛三昧,以期往生西方,其所依據的經典是《無量壽經》與《般舟三昧經》!稛o量壽經》所示“發菩提心,一向專念阿彌陀佛”,乃是遠公及蓮社諸賢共修的綱宗;圻h大師以及蓮社其他同倫,修念佛三昧,大多有定中見佛的體驗。結社學佛,專修凈業。其中以慧遠為首十八人,稱十八高賢。史料記載:慧遠大師禪定中三次見佛。劉遺民專念禪坐,始涉半年,定中見佛,行足遇像,佛于空現,光照天地,皆作金色。于東林寺結白蓮凈社,共同發愿往生西方,人人皆有往生之瑞相,開創了凈土法門在震旦國的弘揚。蓮社初開,影響深遠。此后,歷代祖師、善知識續焰傳燈,蓮風遍布中外,源遠流長;圻h大師的蓮社,以同修凈業、共期西方為宗旨,共同發愿往生西方安樂凈土,熔釋、儒、道于一爐,開啟了我國西方凈土信仰和佛教中國化之先河。被譽為"中國山水詩鼻祖″謝靈運自幼歸依三寶,與佛教因緣頗深,與佛門修行中人良多交往。在謝靈運心中,最崇敬的人是廬山東林寺慧遠大師,曾親赴參禮,為其建蓮池,池中栽種白蓮,“白蓮社”由是得名。在劉遺民領命所作的《西方發愿文》中!段鞣桨l愿文》全文434個字,行文流暢,言簡意賅,以和美的音韻、崇高的意境,抒發著對西方極樂世界由衷神往之忱,感人至深;圻h大師在廬山東林寺結蓮社,率眾精進念佛,共期西方。鑿池種蓮花,在水中立十二品蓮葉,隨波旋轉,分刻晝夜作為行道的節制,稱為蓮漏。由于修行的理論與方法正確,蓮社123人,均有往生凈土的瑞相。遠公臨終預知時至,將一生三次見佛的事實告知弟子,制訂遺囑,依古禮露其形骸于松林,與鳥獸結緣。至期果然安坐而化,上品往生。享壽八十三歲;圻h創立了由僧俗(士大夫)兩界組成的廬山佛教中心,慧遠大師在中國佛教史和中國哲學史上的貢獻,是獨一不二的。 由于慧遠大師的德望,從而構成時值廬山東林寺為南地佛教中心,與羅什所居止北地長安消遙園平分天下的漢傳佛教中心大格局,并成為中外僧俗,望風遙仰!笘|向稽首,獻心廬岳! 。
    門徒文化:在慧遠言傳身教和嚴謹道風影響下,造就了一批獨當一面、學識俱佳的高足弟子,“從者百余,皆端整有風序。”道眪,“駿通經典”,為豫章太守王虔“入山謁,敬請為山中主”;曇邕,“內外經書,多所綜涉”,一直作為慧遠與各地高僧聯系的特使,傳遞佛論,歷時十余年;曇詵,自小從慧遠出家,“勤修凈業”,五十年如一日,息影山林,弘法不倦。若此之徒,難以殫述。他們或長居廬山,收徒創寺,研經弘法,或學成出山,住持一方,張揚凈業,為東晉南朝時期廬山佛教事業的發展和影響的擴大作出了很大貢獻。當時,受慧遠影響而追隨其左右的還有他的弟弟慧持、姑母道儀和同門慧永、慧安、山陰、慧靜。他們在慧遠的扶植資助下,創立了數以十計的寺廟,培養了大量門徒。在他們共同努力下,最終形成了一個以慧遠為核心的、與北方規模宏大的羅什僧團遙相呼應的廬山僧團,使廬山成為南方佛教中心;圻h死后,著名文學家謝靈運在《慧遠法師誄》里追述了當時盛況:“昔釋安公振元風于關右,法師嗣法流于江右。聞風而悅,四海同歸。爾乃懷仁山林,隱居求志。于是眾僧云集,勤修苦行。五百之季,仰紹舍衛之風。廬山之陰,俯演靈鷲之旨。洋洋乎,未曾聞也。”僧傳上亦有慧遠在廬山“率眾行道,昏曉不絕。釋迦余化,于斯復興。既而謹律息心之士,絕塵清信之賓,并不期而至,望風遙集”之記載。
   譯經文化。以弘法為本,廣開譯路,普澤四海。
(1)外來譯經;圻h大師雖則是凈宗行人,然對大乘各宗各派的弘傳事業,都懷著以極大的熱情予以推動。以弘"法“為尚的精神,突顯出一代宗師的德操及佛性。弗若多羅是專精《十誦律》部的學者,曾與鳩摩羅什合譯《十誦律》,不幸未譯完,就忽爾去世。遠公對此非?畤@,痛惜大法不能東來。后來,以律藏馳名的曇摩留支來到關中,遠在廬山的慧遠大師即遣弟子曇邕入秦,親筆致書曇摩留支,請他發心將未譯出的《十誦律》余分翻譯過來,曇摩留支受慧遠大師的至誠所感,遂將弗若多羅未竟的部分譯出,成為中國第一部完整的比丘律藏。鳩摩羅什大師佛學精深,獨步閻浮,于姚秦時代入關,大興譯場,學者云集,羅什亦曾把自己在長安新譯的《大品般若經》送給慧遠。羅什在譯出《大智度論》后還特地由后秦主姚興代為懇請慧遠作序,成為北方佛教的中心;圻h大師常常修書通好,殷殷致問,請教修證佛法過程中的疑難問題(其問答內容具見《大乘大義章》),表現出慧遠大師作為一代祖師,心胸廣大,謙謹好學的風范,亦是文化交流的一段佳話。佛陀跋陀羅尊者,又稱覺賢,北天竺迦毗羅衛國(今尼泊爾境內)人,釋迦族,甘露飯王后裔。以精通禪律馳名,于義熙四年(408年)來到長安。覺賢三藏因被人指斥顯神通而見擯于北方,慧遠特遣弟子曇邕入關,替他們和解,由于覺賢不愿再回北方,便投奔慧遠大師;圻h長老予以熱烈歡迎,邀他加入蓮社,請他翻譯佛經,并以負責的精神致書國主姚興,為覺賢解除了被擯的處分,恢復了覺賢的名譽。后來,覺賢又被邀到建康道場寺,譯出《華嚴經》(晉譯六十卷)、《僧祇律》等佛典13種共125卷,為大乘瑜伽學說東流開了先河。華嚴宗風的闡播,亦造端于覺賢的南下。南下的覺賢,所以有造于我佛教,其功仍在慧遠大師。假定不是慧遠大師的寬宏大量,覺賢雖懷大法也無由播揚。覺賢三藏終生不忘慧遠大師的知遇之恩,遺囑圓寂后骨灰安放東林寺,其舍利塔建在東林寺。覺賢是歷史上第一位葬在廬山的外國僧人;圻h積極吸引和組織西來僧人翻譯佛經。晉孝武帝太元十六年(公元391年),慧遠請“博識眾典”的罽賓(今印度西北)沙門僧伽提婆來廬山重譯《阿昆曇心》和《三法度論》,并親為之序。不久,他聽說西域沙門曇摩流支攜《十誦律》入關,又特遣弟子曇邕致書祈請譯出《十誦律》。這時,他“每慨大教東流,禪數尤寡”,又請遭鳩摩羅什門人擯斥,以“禪律馳名”的佛陀跋陀羅來山譯出介紹達磨多羅和佛大先禪法的《達磨多羅禪經》二卷,并作序強調修持禪業的重要性。與此同時,他還派遣弟子法凈、法領等人“踰越沙雪,曠歲方反”,在西域求得了大量梵文新經,使之得以傳譯。
從廬山走出了法凈、法領、寶云等西域求法僧,尤其法領之行,請來西域高僧四人及方等新經二百余部,被僧肇贊為千載之津梁,寶云亦在此過程中成長為譯經高僧;圻h在廬山修建般若精舍,延請高僧,翻譯經典,先后有僧伽提婆、佛馱跋陀羅等高僧在廬山譯出多部經典,促進了佛教義學的發展。在此基礎上,道流、道祖等人編輯了《魏世錄目》、《吳世錄目》、《晉世雜錄》、《河西錄目》等經錄。“渭濱務逍遙之集,廬岳結般若之臺”,廬山般若臺因此與長安逍遙園并譽。 由于慧遠的大力提倡和積極組織,使佛教經、律、禪法等得以在廣大的江南地區盛行和流行,對后世產生了較大影響,亦使東林寺成為聞名全國的譯經研佛的中心和基地。天竺高僧覺賢,本名佛陀跋陀羅,北天竺跡毗羅衛國(今尼泊爾境內)人,釋迦族,甘露飯王后裔,十七歲出家,以精通禪律馳名。他于義熙四年(408)到長安。初與后秦高僧鳩摩羅什甚為融洽,后因學風、師承不同漸有分歧,為羅什門人所抨擊,被迫離開關中。在慧遠大師邀請下,覺賢加入蓮社,并在東林寺翻譯大量佛經,六十卷《華嚴經》即譯于此地。由于慧遠大師崇高威望,覺賢得以順利恢復名譽。佛陀跋陀羅尊者在七十一歲時圓寂,他終生不忘慧遠大師的知遇之恩,遺囑骨灰安放廬山東林寺,舍利塔亦建在東林寺。佛陀跋陀羅尊者成為歷史上第一位葬在廬山的外國僧人
(2)本士譯經。″走出去":東晉時代,佛法雖已不斷地傳入,然尚不完備,所以梵僧來華弘化者,仍然絡繹不絕;圻h大師感于法道有缺,曾派弟子法凈、法領等西行取經,得到諸多梵本佛經。遠公遂于廬山置般若臺譯經,成為中國翻譯史上私立譯場的第一人。”廬山東林寺與長安逍遙園鳩摩羅什大師的譯場,作為南北二大佛教中心。即廬山般若臺與長安逍遙園并列為兩大譯場。
“請進來”:以謝靈運為代表人。謝靈運是大文學家,大文豪,大知識分子,是當時少有懂梵文的人,華梵俱通,參與到譯經潤文行列中,使經文更符合國人閱讀習性。如對曇無讖譯的《大般涅槃經》加以修訂,文辭更加精美。與慧嚴、慧觀一起對當時翻譯的五十卷《華嚴經》進行潤文,校對,使經文更對華文口味,簡潔明了,法義曉暢。后來分卷增成六十卷,即今流行的佛陀跋陀羅譯的《六十華嚴》,可窺一斑,讀來魏晉玄風,撲面而來。在義理思想上,謝靈運更加推崇道生法師頓悟成佛學說,慧遠大師親著《辨宗論》、《法性論》,予以論證宣揚,對教理法義加以發揮,足見康樂悟性之高。相傳鳩摩羅什大師讀到慧遠大師所著《法性論》,大加贊嘆云:「邊國人未有經,使暗與理會,豈不妙哉!」;圻h游刃于各種佛理之間,融會貫通,結合自己的體會,在廬山寫下了大量的佛教著作;圻h曾云:“經教所開,凡有三科:一者禪思入微,二者諷味遺典,三者興建福業。”禪思入微是一種具體修行活動,諷味遺典則與上云佛經傳譯相關。據史料記載,慧遠“所著論、序、銘、贊、詩、書、集為十卷,五十余篇,見重于世”。其中現存于世的《沙門不敬王者論》、《沙門袒服論》、《三報論》和《明報應論》四篇論文尤令人矚目,對后世佛教思想影響極大。
    詩寺文化:慧遠還以詩結友,以文交官。其時,他經常與陶淵明等人“話茶吟詩,敘事談經。”亦曾與殷仲堪洽談甚歡,深得殷之欽敬,贊嘆不已,“師智深明,實難庶幾。”他通過此舉為振興廬山佛教開辟了一條蹊徑。唐代時,來東林寺游觀的文人權貴更是不絕于途。著名詩人李白、白居易、孟浩然、杜甫、韓愈、李頎、王昌齡、李端、韋應物、張九齡、張喬、杜荀鶴等都曾寄寓東林寺,與僧談禪論政,詩詞酬酢,留下了大量的抒情、詠懷、描景、唱和之作。其中白居易《讀靈徹》一詩寫道:“東林寺里西廊下,片石鐫題數首詩。言句怪來還校別,看名知是老湯師。”詩作之多,游人盛況由此可見一斑。其間,唐相裴休書寺額,牛僧儒題神運殿額,顏真卿寫寺名,柳公權書《復東林寺文》,留下了豐富的書法碑刻珍品。史書中亦有寺中“唐碑甚多”之記載。這些作品或渾厚遒勁,或圓婉可愛,或飛騰有致,具有很高的藝術水平和觀賞價值,顏真卿“題名最為時所傳”,被譽為“顏書之冠冕”,為東林寺增色不少。等留有詩章,有“滿寺萬詩詠,一步一驚心”之說,堪為天下第一詩寺。從司馬望遷“南登廬山”,到陶淵明、李白、白居易、蘇軾、王安石、黃庭堅、陸游、朱熹、康有為、胡適、郭沫若等文壇巨匠或陳運和等詩文名家1500余位登臨廬山,留下4000余首詩詞歌賦的文化名山的確立。如李白《望廬山瀑布》:日照香爐生紫煙, 遙看瀑布掛前川。 飛流直下三千尺, 疑是銀河落九天!度卧姟窇盐颉稄]山白蓮社》:晉室陵遲帝紀侵,群英晦跡匡山陰。樓煩大士麾塵尾,十七高賢爭扣幾。才高孰為文中龍,返使伊人思謝公。煙飛露滴玉池空,雪蓮蘸影搖秋風。
   高賢文化。佛陀跋陀羅尊者、智者大師、鑒真大師、李世民、劉遺民、謝靈運(中國山水詩鼻祖--東晉名士謝靈運)、陶淵明、孟浩然、韓愈、白居易、柳公權、王安石、蘇東坡、李白、陸游、杜甫、杜 牧、杜荀鶴、劉長卿、王昌齡、李邕、王陽明、黃庭堅、周敦頤、岳飛、范成大、朱熹、康有為;圻h大師以文會友。據傳,慧遠大師能詩善文曾作《廬山記》和《詠廬山詩》。當年,慧遠在弘法之余,常優游山水,吟詩作文,日積月累,不覺成帙,結成十二卷文集,今基本散佚,僅存《廬山東林雜詩》和《游石門詩并序》等少量詩文。前者是現存有關廬山的詩篇中最早的作品,后者則開創了我國山水散文的先聲,是我國山水散文中的重要一筆;圻h的詩文往往滲透著一股佛家氣息。借詩文直意禪學,融佛理于詩文當中,是他詩文的一大特色,這對廬山佛教文學的豐富和發展具有很大影響。
    居士文化:由于慧遠“內通佛理,外善群書”,殷仲堪贊之學識“實難庶幾”,因而受到了廣大文人學士隱者的普遍歡迎。彭城(今江蘇徐州)劉遺民、雁門周續之、新蔡(今河南新蔡)畢穎元等人皆“棄世遺榮,依遠游止”,張銓棄散騎常侍不做,入山“依遠公研窮釋典”,《豫章記》作者雷次宗,著名畫家宗炳也“執卷承旨”,聆聽慧遠講經釋典。據說,一向“負才傲俗”謝靈遠也對慧遠“肅然心服”。他多次往見慧遠,客居東林,談禪寫經,與慧遠結為忘年之交,并“穿鑿流池之所”,方便寺水,美化寺景,還為慧遠所立石佛影作佛影銘——《萬佛影銘》;圻h死后,謝靈運悲痛不已,遠致祭禮,為慧遠撰寫《遠公祖師塔銘》,充分肯定慧遠為佛教的一生,盛贊慧遠“孤松獨秀,德音長往”。在慧遠的感召和影響下,在他周圍形成了一個以文人士大夫為主體的居士群,并與他一起共同致力于往生凈土的宣揚。
    碉刻文化.晉建甘露壇,續佛慧命,弘道傳法,成為中國佛教重要戒壇。唐刻陀羅尼經幢,石雕護法力士,柳公權殘碑等珍貴文物保存至今。唐代尊勝陀羅尼經幢(公元683年),為東林寺現存最古老的石刻;譯經臺——昔日遠公請西域經師來東林寺譯經駐錫之地;柳公權殘碑;康有為題刻;李邕《東林寺碑》并序。聰明泉,出木池,護法力士,六朝松,謝靈運《廬山慧遠法師碑》,王陽明詩碑等。從東晉遠公與西域經師譯經駐錫的譯經臺,到 清末康有為題刻的《柳公權殘碑記》。
    羅漢文化。五代五十余年間:長江以南的東林寺,兼之揚吳與南唐李氏君主均信佛教,東林寺仍保持了昔日唐時盛況。南唐李主還造鑄鐵羅漢五百尊入東林,由寺僧建閣供奉。陸游《游東林記》中曾提到:“登華嚴羅漢閣,閣與廬舍閣鐘鼓鼎峙,皆極天下之壯麗,雖閩淅名蘭所不能逮”。
    藏經文化。唐時,東林達到鼎盛,“殿、廂、塔、廡,共三百一十余間,規模宏遠,足稱萬僧之居”,門徒數千人,收藏經書萬余卷,名列全國寺院之首。
    寺畫文化。葉夢得《白蓮社圖記》云:“寺舊不甚廣,元豐間,老南之徒?傊髦,寺始擴大,雄麗莊嚴,遂為江湖間第一”。清光緒年間《江西通志》也稱贊當時盛況”廈屋金碧,照耀云煙,叢林之盛,近古未有。元豐三年,北宋大畫家李伯時來東林寺,特繪成《十八高賢圖》。其后李伯之,晁補之,葉夢得各作《白蓮社圖記》!妒烁哔t圖》出自宋代畫家李龍眠之手。據說,慧遠在元興元年率貞信之士123人鑿池種蓮,建白蓮社,共期往生凈土,其中最有成就的有十八儒釋,被譽為蓮社十八高賢。根據這一傳聞,李龍眠花用了三十八天時間完成了這幅傳世佳作。李元中、晁補之、葉夢得等先后為圖作記,留下了“龍眠繪事殊千載,如見東林結社時”的贊語。如今,《十八高賢圖》雕像仍存于寺之“影堂”,栩栩如生。
    景觀文化!堵斆魅窎|林寺玉佛樓后,有一泓清泉四季不涸,叫做“聰明泉”。傳說東晉名將殷仲堪到東林寺拜訪慧遠大師,二人行至山腳,見有此處蒼松翠柏、泉水潺潺,便于此聽泉談《易》。殷將軍博學多才、能言善辯,慧遠大師指泉贊道:“將軍之辯,如此泉涌,君侯聰明,若斯泉矣!”此泉因此得名“聰明泉”。唐太宗曾手書“聰明泉”三字,晚唐著名詩人皮日休亦有詩云:“一勺如瓊液,將愚擬圣賢。欲知心不變,還似飲貪泉。”后人均刻碑留念。直到現在,許多到東林寺覽勝的游客都要飲上一勺“聰明泉”水,寄托了人們追求智慧的美好愿望!冻瞿境亍穫髡f在東林建寺之初,慧遠大師為籌集木材而發愁。一日,遠公寐至夜半,夢中忽見一位自稱“廬山之神”的白須老人對遠公言道:“此處幽靜足以棲。”這天夜里,天空雷電交加、風雨大作,等到天明的時候一看,殿前的池塘中已涌出了許多上好的木材,解了慧遠大師的燃眉之急。這都是慧遠大師誠心鑒于天地,德行有感于神靈,故有此神助。后來,慧遠大師以此木料所建之殿堂就命名為“神運殿”,涌出木材的那口池塘就叫“出木池”!读伞妨桑|晉)三笑堂前有古松一棵,虬枝盤結、樹影婆娑。傳說此松為慧遠大師親手所植,本名為“羅漢松”,因植于東晉,已有1600多年歷史,故稱“六朝松”,有人亦將它譽為“廬山第一松”。據傳此松頗具靈性,幾度枯榮皆與東林興衰息息相關:寺興樹則榮,寺衰樹則枯。如今又見六朝老松枝繁葉茂,當知中華國運紹隆,東林祖庭亦必道場再興。
    典故文化。1、千年白蓮故事:氣勢宏大的天王殿滾圓龍柱前,一方蓮池,格外引人注目,廬山清泉注入池中,荷花盈池繁茂競秀,碧水白花相映生輝,池中假山聳立著泥塑滴水觀音,容顏慈祥,俯視山門。東林白蓮(即青蓮華),花色青白,豐滿清香,每朵有130余枚花瓣,其品種之罕有中外馳名,皆是遠公當年親手栽植。東林白蓮:江州司馬白居易有《東林寺白蓮》贊曰:“東林北水塘,湛湛見底清,中生白芙蓉,菡菡三百莖。白日發光彩,清飊散芳馨。池香銀囊破,瀉露玉盤傾……”!栋咨徑Y社》:慧遠于東晉元興元年(402年)在廬山般若臺之阿彌陀佛像前,與劉遺民等123人,立了西方往生之誓愿,行持念佛三昧。這年,他67歲左右,這個結社之被稱為白蓮社是由于在山之東邊和西邊的池塘種了白蓮。參加結社的僧侶里,除了慧遠以外,還有意永、慧持、道生、佛陀耶舍(罽賓國婆羅門種)、佛陀跋陀羅、慧睿、道恒(347--418),道敬(369-420),曇順(347-425),道昞(365-435)、曇詵(361-440),而且也有俗人身份的劉遺民(354-410)、張野(350-418)、周續之(377-423)、張詮(359-423)、宗炳(374-442)、雷次宗(386-448)等人;圻h在阿彌陀佛像前聚集著包括這18位名士和其他門徒共123人,祈禱在西方極樂世界再生,慧遠是凈土宗之創始者,也是初祖,但他兼備禪凈兩宗的修為。對于他們修行的念佛三昧,慧遠在《念佛三昧詩集》序文里規定,“三昧是,把念頭集中到一處而變為寂靜的行為。”而且,“有很多種類的三昧,那個名稱也很多,其中具有很高的功德而容易實行的是念佛(三昧)第一”,慧遠是般舟三昧,他說“功德高,容易修行的是念佛第一”。這樣的念佛三昧是根據支婁迦讖翻譯的《般舟三昧經》來的。形成兜率往生的思想,進而形成西方往生之思想,他翻譯《無量壽經》六次,在《般舟三昧經》等的序言中推崇阿彌陀佛。此外,由于其師道安作凈土論鼓吹彌陀之思想,很贊賞凈土信仰,這一師承到了慧遠,成為純然的信仰中心的結社,但在慧遠以前可以代表實踐佛教的凈土教的中心的阿彌陀佛信仰,到了這個時代只是維持那個傳統而已。像這樣白蓮社是值得注目的彌陀信仰運動,它基本上根據《般舟三昧經》之教說,他們用嚴格的持戒和卓越的冥想在心里念了阿彌陀佛,實際上或者在夢里見到阿彌陀佛,終歸愿意離開因果輪回的世界而居住到西方凈土。 而且慧遠在《念佛三昧詩序》中說:整個三昧,那個名字非常重要,功高、容易向前去的是念佛。為了得到這個念佛三昧,他在般若臺每天念佛六個小時而向西方凈土禮拜,從這里我們可以看到慧遠多么懇切至誠地修行念佛。他們每天念南無阿彌陀佛一千遍,做了48拜,每天禮佛,白天3回,晚上3回,精勤而不懈怠,發愿堅固。這樣的白蓮結社滲透到了一般庶民男女之間,在佛教寺院每年從8月1日到7日舉行稱為白蓮會的盛大的法要式,中國社會普遍受到了慧遠凈土思想的影響。到了元、明時代,作為全社會的信仰流傳下來,開了中國凈土教的先河。這個凈土教之團體從一個方面可以說是佛教教團發展的一個形體,到了近代也常常有慧遠之遺風,稱為廬山流的念佛,把念佛和禪的一致當做宗旨,和曇鸞、道綽、善導大師等倡導的凈土教有點兒不一樣,但是作為中國凈土教之創始者,慧遠對后世凈土教徒的影響很大。2,《虎溪三笑》:東晉時,著名的禪宗法師慧遠在廬山修行,三十馀年間,不但不下山、入城,送客也從不越過虎溪。一日,詩人陶淵明、道士陸修靜兩人遠道來訪,三人相聚,相談甚歡。后來,慧遠送他們下山。到了虎溪,三人耳旁雖不時傳來老虎的鳴號聲,但因為談得太熱烈,竟完全沒發覺。直到越過了虎溪,三人才驚覺,但旋即會心地縱情大笑起來。原來,他們在不經意間,已破除了不過虎溪的執念,笑聲傳遞了他們難以言喻的欣喜之情,自然也成了名垂千古的美聲了。“虎溪三笑”的故事雖經史學家證實為后人編造,但反映了儒、釋、道三家相互交融的一面,為歷代名士所欣賞。李白在《別東林寺僧》一詩中就寫道:“東林送客處,月出白猿啼,笑別廬山遠,何煩過虎溪。”至今東林寺內的“三笑堂”和蹲伏在虎溪橋畔的石虎,都源出這則傳說。明朝成化帝憲宗朱見深登基不久繪制的《一團和氣圖》亦是以虎溪三笑故事為題材,現藏于北京故宮博物院。此圖乍看如同一人,細看實為一孺、一僧、一道三人合抱相視而笑,構圖精巧。
    趣事文化。1、慧遠大師率眾初抵廬山時,尋找創立寺宇的地方。一日與諸弟子訪履林澗,疲息此地,群僧并渴,率同立誓曰:“若使此處宜立精舍,當愿神力,即出佳泉。”爾時,慧遠大師以錫杖掘起,清泉涌出,因之構筑堂宇。其后天嘗亢旱,遠公率諸僧轉《海龍王經》,為民祈雨。轉讀未畢,泉池中有物,形如巨蛇,騰空而去。俄而洪雨四澍,旱情緩解。以有龍瑞,遂名龍泉精舍。2,建造東林寺之初,木材匱缺,遠公為此發愁,夜夢山神稟告:“此山足可棲神,愿毋他往。”當夜天空電閃雷鳴,風雨交加,殿前水池中,涌出許多上好的木材(出木池遺址尚存東林寺)。刺史桓伊大為驚訝,更加相信慧遠大師是神僧,召呼百姓出工出力,建寺速度加快。因將大殿稱作神運寶殿。3,陶侃在廣州作刺史時,一漁人見海中有神光,撒網至放光處,得金文殊像,上有“阿育王造”的字樣。陶侃以此金像送武昌寒溪寺供養。后來,寒溪寺遭火災,殿寺全被焚毀,唯有金文殊像及其供像的殿堂得以幸存。陶侃移任江州作官后,派人迎請金文殊像,誰知金像抬上舟船便沉到水底,多次打撈,了無蹤跡。當時有民謠云:“(金像)可以誠至,難以力招。”東林寺建成后,慧遠大師至江上虔誠禱之,金像忽然浮出水面,遂恭迎金像至神運殿,另造重閣以供奉,并制文殊瑞像贊。4、在新寺東側矗立著一顆虬干茂密的羅漢松,據傳為慧遠手植,古層冰稱之為六朝松。松旁立有碑記,是東林寺歷史的重要見證物之一。“影堂”中一副對聯寫道:“蓮花獨尋千載后,松柏猶香六朝前。”。
    中興文化!堵斆魅废祷圻h大師與荊州刺史殷仲堪辯論之處,聰明泉碑名為唐太宗手書。聰明泉后沿石階上攀,有謝靈運譯經臺、遠公塔院、尼泊爾高僧佛陀跋馱羅塔院。復建后的東林寺,主體建筑以大雄寶殿為中軸線,向前后延伸,往左右展開。大雄寶殿為仿宋重檐歇山頂式,飛檐翹角,琉璃碧瓦,古樸端莊。殿前鐵制香爐高聳、殿中三世佛像莊嚴。大殿兩側為東西兩座羅漢堂,系香港排名前10位巨富陳庭驊先生捐贈50萬元港幣重建,500羅漢造藝極高,藝術風格生動樸實,姿態各異,栩栩如生。大殿前的天王殿和大殿后的玉佛殿(藏經樓)、祖師殿(三笑堂)、十八高賢殿(影堂),均為香港地區全國政協委員、香港大環集團有限公司主席施展熊先生捐款150港元所建和重建。玉佛殿內供有僑居緬甸的傅風英女士贈送的玉石坐佛和重達4噸的玉石臥佛,藏經樓內藏有乾隆版《龍藏》、日本贈送的《新修大正藏》及美國、臺灣、香港贈送的《大藏經》等珍貴經書。
    和融文化;圻h在授徒弘法的同時,還大力營構寺宇。當時廬山西北麓的許多寺院,諸如龍池寺、清泉寺、龍泉寺、圓覺寺、中大林寺、上崇福寺、上化成寺等都是慧遠營建的。
    三、傳播文化(人間佛教文化)。凈土宗文化弘法實現最大化,便利化,不受場地,不受外界條件限制,只要心存念佛,發心行愿,就能堅信往生極樂。這是慧遠大師將古印度凈土佛教與中國實際的相結合的一種漢傳佛教的修行理念、修行制度、修行模式全新創造,殊勝無比。
其一、凈土平臺(道場)傳播(歷代)
1,中國化;圻h大師的凈土思想是古印度凈土教在中國初始弘傳的理論結晶,是佛教文化與中國文化碰撞交融的產物,同時又與東晉時代苦難現實的催化以及慧遠大師個人修學背景相關。超越因果輪回的捷徑——往生凈土;圻h大師凈土思想的形成,肇始于其對識神不滅、三世因果、輪回報應之篤信。由神識不滅的理念,推衍三世因果論,以破斥俗人懷疑善惡無現實驗證的瞽論。遠公依據佛經的業報論加以詮釋:業有現報、生報、后報三種類型;圻h大師深信神識不滅,三世輪轉的生命理念,凈宗念佛法門,便一往情深,專注期生西方勝妙凈土,永享常樂我凈之妙樂,亦成為蓮社的精神理念。滲透禪智的念佛思想;圻h大師念佛思想與其修學背景密切相關。從漢至晉,印度佛教傳入中國的主要是般若與禪學兩系;圻h大師出家后,跟隨道安大師25年,受其熏陶影響甚大。道安大師的“本無論”是般若學六家之一,認為一切諸法本性空寂,故云本無。無在萬化之前,空為眾形之始。道安大師的修行方法是般若與禪法并重。般若是理論,禪法是實踐,二者不可偏廢。只有通過禪法的修持,才能真正悟證般若,臻于法性境界。對念佛三昧的詮釋中;圻h大師寫道:“夫稱三昧者何?專思寂想之謂也。思專,則志一不分;想寂,則氣虛神朗。氣虛,則智恬其照;神朗,則無幽不徹。斯二者,是自然之玄符,會一而致用也。”慧遠大師首先開示三昧的內涵境界,初以耳識聞信彌陀名號,次以意識專注憶念。念到極處,人法雙亡。如是第六識脫落,則第七末那識自然不行,即是思寂。這樣巨浪微波,咸成止水;濃云薄霧,盡作澄空。唯是一心,更無余法。內在智光得以顯發,慧光鑒照洞明一切幽玄,生發無窮的妙用;圻h大師進而闡發念佛三昧是諸三昧中最殊勝的。即慧遠公由入三昧→見佛→往生,形成其凈業修證的脈絡路向;圻h大師念佛,以信心契入,著重凝觀禪定,入三昧境界,即可隨宜應物,顯現妙境,終能見及佛境。受佛力法力之加持,堅固皈命西方極樂世界之愿心,命終得以上品往生,此即遠公禪觀念佛之要義;圻h大師創造了“結社念佛”模式,慧遠大師這種別具一格的念佛思想與實踐,在當時的佛學界引起了巨大的反響,為凈宗在中國生根廣被,作出了重大貢獻。“凈土法門以信、愿、行三法為宗,彼只在行上講究。”行四十八大愿。凈土五經分別指《佛說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普賢菩薩行愿品》,凈土五經通常與《往生論》并稱五經一論,為凈土宗之核心經典,《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由凈土宗泰斗印光大師增編合為五經。其中《無量壽經》,《觀無量壽佛經》,《阿彌陀經》三經專談凈土緣起事理。其余諸大乘經,亦與凈土密切相關。
2,生活化。凈土念佛法門,凈土佛號"阿彌陀佛“,采用“持名念佛”的途徑,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就是持名念佛。“阿彌陀佛”是佛的名號。“阿彌陀佛”這四個字,就是一個大秘密。“阿”在梵文中的含義,包含了:無量、無邊、無際、無限、空、大、清凈等等,很多的意思?傊,是一切眾生的生發音,是開口音。“彌”是時間、壽命、無限的延長、延伸、連續綿遠.無盡止的延續、伸展。“陀”是光明,無限的光明,無量的光明,無邊無際、無盡的光明,大而無外,小而無內。六字真言——唵(ōng)嘛(m。┠兀╪ī)叭(bēi)咪(mēi)吽(hòng)?傊,“阿彌陀佛”即是無量壽、無量光。這便是一個大秘密。佛的身、口、意三業之清凈,發善心,說善話,做善事,福德智慧之圓滿,以及佛土之無盡莊嚴,這都是佛恩賜給我們的真、善、美、慧圓滿之果,三界六道不是久留之地,西方極樂世界才是我們本有的家園;念南無阿彌陀佛名號,就是走在回家的路上,當下我們的身心就會得到安穩和安樂。修學凈土法門, 唱念東林佛號。“四字自念,六字隨眾。”
3,大眾化。“南無阿彌陀佛”,人人能念,個個能行。這一句佛號下手最容易,無量法門里面沒有比這個更容易的,這是最容易的,這一句佛號。對未進入佛門的凡夫俗子, 不分男女老少,不分智愚閑忙,不分文化高低,不分富貴貧賤,不分中外,不分時間,不論身體健全,每個人都能念,隨時隨地都能念,“隨人可念”,任何人都可以念。“南無阿彌陀佛”,只有六個字,或者念四個字,“阿彌陀佛”,四個字您嫌不便,念三個字“阿彌陀”也行,三個字嫌不便,念兩個字“彌陀”也行,兩個字您嫌不便,念一個字“佛”也行!如果到臨終,一個字也念不出來,心中知道,也行!如果誦經呢,一部經好幾千、好幾萬字,就不容易了,還要識字,念“阿彌陀佛”,不識字也會念哪。念佛“隨地可念”,誦經就不一樣了,不在經堂、不在房間就不能誦經,腦子打閑岔還不行——念佛隨便,菜市場可以念,公共汽車上也可以念,馬路上也可以念;“隨時可念”,對不對?晚上睡覺的時候,靠在床上也可以念,心中默念,甚至上班的時候,清閑下來,心中馬上就可以念;“隨人可念”,任何人都可以念。你會心地善良,感恩三寶,感恩天地,感恩父母,感恩罵我的人,講我的...它可以讓我們擁有感恩心,凈土法門——阿彌陀佛的大愿力讓我們無盡的感恩,思想平靜,杜絕一切邪念;圻h等人創立的來生轉生凈土,達到西方極樂世界的途徑,異常簡便,只要靜坐入定,專心觀想佛的種種美好相貌及所居佛土的美妙莊嚴而已,即所謂“觀想念佛”。這種成佛方法因簡捷易行,易被一般群眾接受而大大推進了凈土信仰在南方的傳播。對此,《豫章詩話》中說得很中肯:“凈土之旨,雖聞于震旦,而弘闡力行,俾家喻戶曉,則自遠公始。”因此,它雖與凈土宗所提倡的“稱名念佛”并不相同,但慧遠仍被后世凈土宗尊奉為初祖而頂禮膜拜。
4、平臺化。一是開門請”賢“。在唐代,東林寺擁有一大批德高望重、禪學精深、才識俱佳的高僧。熙怡大師“體識深靜、風度端敏”,四方學者“差宥繼踵”;景云大師為“行道者隨,踐跡者歸”,“升堂者思,入室者悲”,威望極高;處默和尚能詩善文,被譽為詩僧;神湊參加過官辦的“經律論三科”考試,“志在《楞嚴經》,行在《四分律》,其他諸教,余力則通”,東林弘法三十多年,名聲顯赫。他們憑借滿身佛學和一身才氣與妙擅詩文、通曉禪理的文人墨客頻繁交往,深相結納,建立了很深的感情。神湊與白居易友善,兩人常相伴出游。神湊去世,白居易作塔銘以為悼念;熙怡大師與顏真卿、趙憬、盧群等是“參禪之侶”,常在一起談經論道,往來唱和;靈徹與韋丹為“忘形友”,同劉長卿、朱放、權德輿等關系亦密切,詩詞酬酢頻繁,“倡和詩什頗多”。他們借重這一親密關系既大肆宣揚了東林寺,擴大了東林寺的聲名,亦求得了文人們的關心和扶持,進一步鞏固了東林寺的優勢地位。熙怡在江州刺史馮翊的支持下“構勝宇”和與姜公輔、顏真卿、楊憑、韋丹“十有八會”的上恒大師為九江守李公康專請住持東林寺便是很好的例證。二是傳書納”釋“,慧遠大師卻并沒有與世隔絕,閉門修法,而是始終與北方佛教界和海外學侶書信往來,切磋禪學,研經釋典,并與社會各階層人物保持著廣泛而密切的聯系,充分利用自己特殊的身份和廣博知識努力調和佛法與名教的關系,護法傳教,推動了佛教在廬山乃至全國的廣泛傳播。
5、規范化。大型道場,佛事活動,僧徒信眾念佛號標準化,規范化,即″南無阿彌陀佛"十六個節拍。第一句佛號重音放在“南無”上,尋求歸命的那種悲痛感覺。第二句佛號重音放在“阿彌”上,找到了歸命的對象原來就是阿彌陀佛,唯有阿彌陀佛在當下的絕望之際才能相救。這時候要唱出找到阿彌陀佛的一種慶幸,無量劫以來稀有難遭難遇。第三句佛號重音放在“陀”字上,要唱出我們跟阿彌陀佛同體的那份慚愧里面的一種安樂。第四句佛號重音再次放在“阿彌”上,要唱出對阿彌陀佛拯救我們法身慧命、安立在無憂惱處、令我們快速成佛的那種感恩。所以這樣一來,四句佛號就有一種宗教情懷在里面了,你這時候一念,就跟這句佛號內在的愿力光明,佛所傳達的一種信心就能夠相應。相應就叫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一念相應一念生,念念相應念念生。大安法師開示,社會上的說法——一加二。首先“一”,就是唱念的心態,唱念心態是要有宗教情懷,凈土特有的情懷。今年我們寫的賀詞是“思歸”。在《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里大勢至菩薩告訴我們——阿彌陀佛憐念眾生如母憶子。阿彌陀佛大慈悲心給我們這樣的一種拯救力量就在當下,而我們這些子(就是兒子,子女們)現在是什么狀態呢?是迷子!我概括“三子”啊,我們現在的狀態是迷子,迷惑顛倒,迷失三界的兒子;是浪子,流浪三界的兒子;是逆子,叛逆之子,不孝順的兒子。今生得人身,聞到凈土法門,我們“三子”要有一個根本的改變。要用覺子、歸子和孝子的心,去憶念慈母。這是我們第一個念佛的心態。“一加二”的“二”是指什么呢?“二”就是兩點要注重的:第一,注意節拍,原來就是拉得太長了,拉得太長就沒有滿足東林佛號在操作層面上的一個要求——一口氣念完!節拍一拉長一口氣就念不完,就會變成三口氣,“南無”停一下,“阿彌”停一下,“陀”停一下,那就念得支離破碎。所以一口氣念,怎么念?第一,節奏上,不能太長。所以我們現在有一個音譜,“南無”五拍,“阿彌”五拍,“陀”四拍,“佛”一拍,這就十五拍,中間停頓六拍,一句就是21拍,相當于21秒。樂眾法器要注意,盡量精確,如果即便有誤差也只是誤差一兩秒,最多兩三秒,不可能一下子從二十一秒變成了二十五、二十八秒,二十八拍那一口氣肯定是念不下來的。那這口氣,你要念下來必須是“深呼吸”,所以要練習啊,深呼吸就是氣沉丹田,是用你的丹田去念的,不是你胸腔去念的,這就是外面大自然氣和你內在的真氣要融為一體,所以要有點導引,要把這個氣導引到丹田?傊愕臍庖獨獬恋ぬ,那這口氣吸下去之后就是我們唱念的資本,法器一響,你要把這口氣平均地用在六字上。所以要注意舌尖隨時要頂住上牙齦,當你放了一點氣要把它頂住,不要讓它全都漏掉了,節省著用。你不能“南無”一下就出了一半、甚至一大半氣,那你一口氣肯定不行。所以這里要注意,一定不能念成三口氣,“深呼吸”這是第一個要點。第二個要點:就是注意“抑揚頓挫”,原來第二個毛病就是拉得太長,又很平,平平淡淡,所以念得就想睡覺。這個佛號是要有高音、次高音、輕音、抑揚頓挫來表達的,一則是音樂審美的要求,二則更是宗教情懷的表達。東林佛號必須要深呼吸,用腹部去念,才能念出那種哀亮的感覺。一句佛號是21個節拍。東林佛號是四五節拍的節奏,“南”是兩個節拍,“無”是三個節拍,“阿”是兩個節拍,“彌”是三個節拍,“陀”是四個節拍,“佛”是一個節拍,中間停頓六個節拍,就是二十一節拍,也相當于二十一秒。笫一第一句,重點放在“南無”上,就要唱出我們在生死曠野當中尋找一種救助力量那樣的渴望——“南無”。
  第二句,重音放在“阿彌”上,在苦苦尋覓的過程當中,我終于找到了:原來拯救的力量就在阿彌陀佛那里!要唱出找到阿彌陀佛的這份歡欣。
  第三句,重音放在“陀”字上,是要表達:當我找到阿彌陀佛的時候,原來我跟阿彌陀佛是同體的,我就在彌陀的心中呼喚,阿彌陀佛就在我心中拯救,每一句佛號呼應是同時的。這樣就會唱出同體感的那份安樂。
  第四句重音又放在“阿彌”上,當我們視為跟阿彌陀佛同體的時候,回光反照,原來我能念的心就是阿彌陀佛,要唱出這份自性彌陀的自信、自肯、自尊的感覺。
  東林佛號就是第一句向外的尋找,和第四句向內心的回歸,構成一個結構組,不斷循環。第一句重音放在“南無”上,當氣息下去之后好像從很悠遠、深沉的地方把這個“南無”拉上來,形成個高潮,然后“阿彌陀佛”給它滑音滑下去。那為什么要拉起來?是要表達我們在生死曠野中,一種南無地、歸命地尋找,我們在遍體鱗傷的當下,自己解決不了問題,要找到一種依靠、歸命的力量。所以這第一句,重心放在“南無”上。第二句重音放在“阿彌”上,當我們苦苦地尋覓,終于找到了原來要歸命的對境就是——阿彌陀佛!那第一句尋找要唱出那種悲感,第二句尋找到了要唱出那種歡欣。第三句重音放在“陀”字上,當找到了阿彌陀佛的當下,我們體會到,我跟阿彌陀佛是水乳交融的,是同體的,彌陀在我心中,我在彌陀心中,我們每一聲呼喚的當下阿彌陀佛都會回應的。所以祖師有時候講,我們的始覺跟阿彌陀佛的本覺是同一種東西,就是“以空映空,似水投水”。你要唱出這種“合”的感覺,跟阿彌陀佛合在一起的感覺。第四句的重音,是要回來放在“阿彌”上,當跟阿彌陀佛是同體的當下再回光返照,原來我能念的心,就是阿彌陀佛!要唱出“即心即佛,至信彌陀”的那份至信至肯,是這樣的一種處理。所以我們講音樂的美,我們講凈土的情懷,這里這四句分布如下:笫一句就是“悲”,第二句就是“喜”,有時候講悲喜交集嘛。第三句要唱出“合”的感覺,第四句要唱出“淡”的感覺,回到我們自性,無量光壽,就是實相。實相包括“空”,空就是無量壽;包括“不空”,就是無量光,就是我們本有的佛性,本來如是的那個“真如法性”,它是平淡的,世間法都是濃厚的,要唱出那種淡的感覺。所以如果你沒有這種感覺,你就唱不出東林佛號這種特有的韻味。當你唱不出韻味的時候,就會唱得無動于衷。
東林寺先后制作"東林佛號"(修行版、教學版、唱誦版、欣賞版、德德瑪、東林梵音、黃慧音、彌陀圣號等),東林佛號簡譜等。
6、世間化(世俗化)。東林寺免費門栗,免費提供生態香,免費提供凈土文化制品(雜志、講座視頻、書籍),一切隨緣。零距離,不設門檻,不收費,一律對凡夫免費開放,在全國大型寺廟(道場)屈指可數,充分體現"佛在世間,世間皆佛″的人間佛教意蘊和佛教凈土宗初心,功德無量。
7,國際化。天寶七年(748年)冬天,揚州大明寺著名高僧鑒真在第五次東渡日本失敗后,折返揚州途中,特地到慕名已久的東林寺作短暫休息,觀藏經,論佛理,覽風景,對東林寺留下了深刻印象,并激發了六渡日本的豪情。所以,五年后他第六次東渡日本時,將東林寺和尚智恩帶在身邊,隨同前往,以驚人的毅力完成了在中國佛教史上很有意義和很有影響的壯舉——東渡日本弘傳佛教。鑒真到日本后,弘法講學,把東林教義傳到日本,使東林之法在日本扎根張揚,發展成為現代日本佛教中很有影響的東林教。這是中日文化交流史上極有意義的一幕。當下凈土宗風所及已遍于世界。東林寺與日本、新加坡、美國、加拿大、馬來西亞等國家和港、澳、臺地區佛教界來往頻繁,借凈宗文化搭建起一座對外交流的金橋,溝通著不同國家、地區、民族之間的聯系,澤被四方。果一法師為法忘驅,布新古剎,獻身佛教的精神受到海內外佛教界的贊譽。,并曾受邀前往澳門講學,為宣傳黨的宗教政策,增進海內外友好往來,促進文化交流作出了努力。
其二、凈土載體傳播(當代)
1、開創新道場。創建東林寺凈土苑,東林大佛是中國及世界上最高的阿彌陀佛銅像即迄今為止世界最高的阿彌陀佛露天銅鑄貼金大佛(動用48千克黃金為大佛鍍金),阿彌陀佛接引銅像高48米以表阿彌陀佛發的四十八大愿?偢81米,為至火焰寶蓋頂點之距,以表九九八十一,意為修行成佛艱辛不易,東林大佛坐落江西廬山腳下,由佛教凈土宗發源地東林寺 投資興建,2007 年 5 月正式啟動,歷時12年總投資10億。2013年5月,建成。2013年8月,舉行大佛開光大典。東林大佛是佛教凈土宗的發源地(東林寺)的標志工程,又是一項佛教末法時代的地標性工程。凈土苑擁有彌陀壇城,凈宗道場,朝圣勝地,是一方集朝圣、修行、弘法、教育、慈善、安養為一體的凈土
2、創建實修專業學府。創辦了江西佛學院,2007年,東林祖庭恢復東林蓮社,即"凈宗學會東林蓮社"
3、創辦發凈土文化學術機構。成立了東林寺凈土宗文化研究學會,東林凈土文化研究所,京東凈社 。 
4、創辦了佛學刊物!秲敉痢冯s志是廬山東林寺凈土宗文化研究學會的會刊,創刊于 1992 年,為季刊, 2006 年改為雙月刊!稏|林大佛》雜志。
5,創辦了佛教建筑學術機構。 2008年,東林寺成立了一個以探討佛教藝術深刻內涵和創作高品位佛教藝術作品為使命的研究機構,即"東林佛教藝術研究所"
6,創新舉辦佛事儀典。2017年11月7日(農歷九月十九),主辦了27位凈人放下塵緣其中 祖孫三代披剃出家,廬山東林寺主辦2018年春季正授4000多皈依弟子菩薩戒法會。5月19日(農歷4月初五),歷時三天的《梵網經》菩薩戒傳授法會。四千多名優婆塞、優婆夷于東林寺青蓮念佛堂正式搭衣受戒,在戒和尚大安律師、羯磨師昌法律師、教授師會同律師的尊證下,得受菩薩凈戒,成為菩薩戒戒子,法喜圓滿。這些成為近年來佛界一大盛事。
    綜上所述,東林寺凈土宗文化從產生起,經歷了漫長的演變過程后,吸收各種宗教文化營養,時間沉淀和升華,才逐漸具備了今天獨立存在的東林寺佛教文化結構和社會功能。東林寺凈土文化以開山祖師慧遠大師倡導的漢傳佛教凈土文化為地域特色,在漢傳佛教地區特別對人們的思想觀念、人生態度、價值取向、規范行為、向善好施等精神文化領域產生了深厚的文化影響與持續的信仰力量。以漢傳佛教為主的凈土文化,已成為既有不分地域或國界的跨地域傳播廣而遠的文化特色、又具有東林寺凈土元素的一種自成體系的宗教文化現象。
 
 
參考資料(視頻)
1,廬山東林寺。百度百科。
2,大安法師《凈土法門的教義與實踐》(講述)[光盤]。
3,東林寺《東林法音大安法師講經機》(視頻)。
4,《凈土》2016年第1、2、3期;2017年1、6期。
5,東林大佛。百度百科。
6,“匡廬勝境第一道場 天下蓮宗最初祖庭”2010-07-12 祥華
7,東林佛號的回歸。百度百科。
8,《慧遠的凈土信仰研究》河南大學2011年。張魏魏
9,《廬山慧遠教團研究》社會科學文獻出版社2016年。李勤合
10,《東林寺》《叢林》2000年第3期

相關熱詞搜索:廬山 東林寺 慧遠

上一篇:100個中華歷史成語經典故事
下一篇:中國書畫家研究會文件

關于我們- 網站簡介- 顧問團隊- 支持單位- 單位章程 - 部門設置- 成員名單- 理事單位- 聯系方式- 企業郵箱- 版權隱私

版權所有: 中國三農發展有限公司       運營中心:北京舒安國際文化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 中國傳統文化網
聯系電話:010-85757316      郵箱: [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09064931號-2              中文域名:中國傳統文化網·網絡

七乐彩玩法介绍